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章羅氏傳媒網

联谊宗亲 积累史记 弘扬家风 宣传罗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罗文华 日记与书的情话  

2015-05-14 09:28:37|  分类: 报刊摘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罗文华 日记与书的情话

2015-05-14 08:11:41 来源:今晚经济周刊 

罗文华 日记与书的情话 - 江蘇羅會清 - 中華羅氏傳媒網

 

名家简介

罗文华,1965年生于天津,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。现为《天津日报》文艺副刊主编、高级编辑,南开大学、天津师范大学兼职教授,天津市社联委员,天津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,国家艺术基金评论员。2010年被评为“天津市十大藏书家”。2014年被评为首届全国“书香之家”。

出版文学创作、文艺评论、文物收藏研究、天津历史文化研究专著、译著30多种。曾获中国报纸副刊作品金奖等重要奖项。著作被美国国会图书馆、耶鲁大学图书馆、牛津大学图书馆、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等收藏。

名家专访

罗文华自幼好学上进,但当时受条件限制,能接触到的书籍并不多。直至就读北大,发现“北大之"大",可作"博杂"解”,由此开始博览群书、杂收并蓄。30多年读书、藏书的过程中,他断断续续记下了很多“淘书日记”,记录自己在书海中寻寻觅觅的酸甜苦辣。而他的新书《每天都与书相遇》则收录了从2010年至2011年,那些写在日记里的、给书的情话。

首倡“日记体书话”

淘书为什么要写成日记呢?对于一般读者而言,仅仅是头疼家中藏书的取舍就足够为难了;而对于很多藏书家来说,藏书数量已接近小型图书馆,如果不加以整理、归纳、记录,那么很难维持自家“图书馆”的正常运作。

据罗文华透露,自己对书籍非常尊重,只要拿到手中,便不会弃之不顾或者割舍丢弃。“仅2010年这一年,我就购买了千余册图书,受赠图书数百册。(日记里)也有我亲身经历的天津和全国重要书事的完整记录,如我参与的历时数月的"天津市十大藏书家"评选活动,以及由我领衔主编的《天津现当代诗选》历时数月的编选工作等。此外,还有我所关注的其他文化信息。”

罗文华不仅写作书话,也在研究书话。他发现“日记体书话”这个概念,似乎还是自己最早提出的。“1996年,我应著名文学评论家、《孙犁书话》一书的编者、《天津文学》副主编金梅先生之约,写了一篇近万字的论文《一种特殊的散文—论书话》,发表在当年《天津文学》第六期,当即引起了姜德明先生等著名书话家的重视。很多年后,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徐雁先生仍评价这篇论文是"至今关于书话体最全面的论述"。在这篇论文的基础上,我又写成一篇近十万字的专论《探析书话》,从文体角度将书话分类为散文体、题跋体、书衣文录体、书翰体和日录体(日记体)。”

藏书家以书为媒

淘书,不仅仅是罗文华生活的一部分,也让他得以和妻子相识、相知、相恋、相爱、相守。他们相识于书店,妻子原本就在书店工作,无形中为他的淘书之旅提供了很多帮助。“我爱人来自书香之家,她的祖父曾经在天津北门里开过一家书店,我岳父是印刷厂的印刷专家。因此,我们的家庭对我买书特别支持。”

20世纪八十年代前后,买书并不是一件信手拈来的日常小事。“虽然读书的人比较多,但是书相对来说比较少。当时有些书,比如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、《辞海》等比较珍贵的书,几乎要靠店员帮忙留存。如果自己去买,到书店一问往往已经卖光了。当时出版的一些系列图书考虑到人们的经济能力,一套十册的系列图书并非一次性推出,而是一册一册地面市。比如1978年1月出第一册,1978年6月出第二册,1979年1月再出第三册,等于让人"分期"买。即便你有购买能力,也可能遇到第一册书印量3万册,第五册就只印了5千册的情况。那么,就很难买齐,更需要书店店员的帮助。”罗文华说,当时的书店和现在开架售书的形式不同,很多买书的人“在书店里都有自己的熟人”,这样可以预留图书。

“我觉得,现在天津能出现很多大藏书家,首先应该感谢开放的大环境,图书市场如此活跃,大家才能买到想读的书;其次是开架售书造福了很多买家,大家选书更方便了,看过多少本再挑,都不会担心店家不高兴;最后是因为在网上买书非常方便,还有很多拍卖会能提供一些珍贵的旧书。没有这三点不可能出现这么多藏书家。”

《二十四史》集齐不易

罗文华爱好读书、藏书,后来从事的新闻工作也和各大书店联系密切。即便如此,仍然有一些书得来极为不易。“如果说我在读书上有什么成绩,那么得有一半的成绩来源于各书店好心人的帮助。如果没有他们耐心地帮我找书、留书,没有他们特别诚恳地对待我的要求,是很难买到、买齐图书的。我想配一套《二十四史》,是中华书局出版的32开版本,一共是41册。最早开始买这套书的时候,是一册册陆续发行的,任何一家书店都没有整套书系。于是我就先买了《史记》,然后陆陆续续买入《汉书》、《明史》、《后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……整整20年,我都在买这套书。我的住房比较小,搬了很多次家,每次搬家最担心的就是丢书。有段时间,家里放不下所有的藏书,连我收集到的、还不完整的《二十四史》也分别放在很多地点。后来搬进了大房子,我打了20多个书柜,终于让《二十四史》团聚了。整理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本《宋书》。当时感觉很别扭,不知道是搬家途中丢了还是自己误会凑齐了实际上始终差一本。毕竟,《宋书》也不是能一次性买到的,几乎每一本都是在不同时间、不同地点购买的,少的那一本是《宋书》第六本。”

这件事成了他的心病,总想要买到这本书,否则心里就像缺了一块似的不自在。他在旧书市场里转了好几年,终于在沈阳道的一家旧书店看到了这本书,老板也是他的好朋友。他几乎难以置信眼前的现实,迅速给家里打电话,向爱人询问家里缺少的那本到底是不是《宋书》第六本,得到确认之后,他大喜过望,告诉老板:“我正好缺这本!”书店老板听到他的藏书故事,非常感慨:“罗老师,你的书凑齐了也是一种缘分,我就促成这段缘分,把这本书送给你吧!”

这类珍贵却又随机的小事,恰恰成为罗文华“淘书”经历中的种种机缘,而日记则记录了这些有趣的故事,宛如写给图书的情书或者小传。这些典型的日记体书话,将文人书事与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写,有学有识,有情有趣,亦十分符合唐弢先生在《〈晦庵书话〉序》中首倡的书话散文四要素,即“一点事实,一点掌故,一点观点,一点抒情的气息;它给人以知识,也给人以艺术的享受”。

走近书架

窥见与展览

作为一位藏书家,罗文华的书房当然成为令人好奇的文学空间。然而罗文华却婉拒了拍摄的要求,表示家里比较乱,可以提供以前拍摄的照片,让读者得以窥见、了解自己的藏书习惯。

和很多爱书人一样,罗文华年轻的时候常常苦于无法拥有足够大的书房,无法收藏足够丰富的图书,无法改变读书藏书空间之局促逼仄的处境。后来,他在更换居室的时候,就专门“设置了三间书房,占了整整一层楼;书柜打了十几个,每个柜子里面分七格,每格放两排书”。原本以为如此郑重其事,就可以让藏书各得其所,坐拥书城。但尚未等到已有的藏书安排妥帖,新书又以每年上千册的速度涌入,于是柜顶和地板上堆满了“无家可归”的书。罗文华调侃:屋里成了书库,满坑满谷,狭小凌乱。

事实上,他几乎从未邀请任何一位朋友来家中做客,就是因为书房始终无法整理好。虽然常常导致手忙脚乱、左支右绌,但他却从梁实秋的《雅舍小品》里找到了理论支持:“书房的用途是庋藏图书并可读书写作于其间,不是用以公开展览藉以骄人的。”(罗会清录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