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章羅氏傳媒網

联谊宗亲 积累史记 弘扬家风 宣传罗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罗其鑫:我的画就是我的话  

2017-04-14 09:06:56|  分类: 柏林茶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罗其鑫:我的画就是我的话

发稿时间:2017-04-14 07:34:48 来源: 四川日报 中国青年网

罗其鑫:我的画就是我的话 - 江蘇羅會清—羅氏傳媒 - 豫章羅氏傳媒網

 

     悠远的《峨眉山月》、虬曲的《剑州路柏》、雄浑的《朝天今可驾飞舟》、静谧的《扁舟日落驻平沙》……3月31日,“沧桑入画——罗其鑫作品展”在四川中国书画美术馆开幕,展出罗其鑫近年来精心创作的近百幅作品,展现了艰险的蜀道、苍劲的古柏、秀丽的川江等蜀中风景。

     出生于南充嘉陵江边,师承著名山水画家周抡园、岑学恭,罗其鑫学艺伊始便注重游历名山大川采风写生,对生养自己的巴山蜀水着墨尤多,致力于在画面中表现“苍茫”和“沧桑”。“是否能成功我不知道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其鑫不善言辞,我的画就是我的话。”

  “作为一个学画的人,我是幸运的。”20世纪50年代,罗其鑫就读于成都美术学校。当时学校师资力量雄厚,仅山水课就有周抡园、赵蕴玉、罗新之3位老师,其中周抡园早年毕业于北平艺专,赵蕴玉、罗新之则是张大千的亲传弟子,分别讲授宋明和元朝时期的山水画。

  罗其鑫印象尤为深刻的是,周抡园教授第一节课就提出了“中国‘山水画’为什么不叫做中国的‘风景画’,这是我们画山水的人一辈子都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。”“几十年来,我都尊师训,在艺术创作中努力地思考这个问题。”

  学艺初期的罗其鑫,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还不深,也因此在创作中走过一些“弯路”。“记得当年随罗新之老师三峡写生,当时他已70来岁了,病倒在巫山的一个小旅馆里。我在照顾他的时候,请教了这次写生的收益,他只是反复强调了‘气象大’这三个字。”罗其鑫受到很大的震动,意识到自己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山势山形结构特征上,没有用心去感受所画对象的精神状态,做到物我两忘乃至物我相融。

  从此,罗其鑫很少在正式创作中追求“如实描写”。例如,他每年都会前往古蜀道的翠云廊,观察、描绘柏树不同的生长状态,不过他的作品却常常笼统地命名为《剑州路柏》《剑山晓雨》《剑门细雨》《剑山走客》等。“我写蜀道,是写蜀道难行。蜀道是物象,难是感觉,行才是我真正表达的本意。画古柏,不是画其千奇百怪的形状和苍劲感觉,是在于表现生命与自然的抗争精神。”

  无论是巨制还是小品,罗其鑫的作品既不失古人意趣,又不乏师承的真传,更添入自己的追求。造意布势大起大落,画面构架大气厚重,让人们能体会到“苍茫”“沧桑”的艺术取向,同时也激起人们对巴山蜀水的无穷向往。

  罗其鑫的创作路数,也得到不少名家认同。已故四川著名画家黄纯尧,生前便曾撰文《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》,认为罗其鑫“勤于动脚,勤于动手,还勤于动脑。”“他善于抓各地的主要特点,取景注意剪裁,表现手法注重抓对象结构,线条简练,笔法颇有变化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编辑:罗会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