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章羅氏傳媒網

联谊宗亲 积累史记 弘扬家风 宣传罗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罗念生: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  

2017-05-17 11:09:24|  分类: 名人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罗念生: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

罗念生: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 - 江蘇羅會清—羅氏傳媒 - 豫章羅氏傳媒網

 

    罗念生是我国著名的学者、教授,在古希腊文学的翻译和研究领域中有杰出的贡献。

    1929年,罗念生经过考试公费赴美留学。在美国,罗念生先后在俄亥俄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康乃尔大学攻读英美文学和希腊文学。在一堂欧洲文学史课堂上,教授詹姆森先生提及“冷门”文学,对古希腊文学评价极高。罗念生便尝试翻译了欧里庇得斯的古希腊原文《伊菲格涅亚在陶罗人里》,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,这成为他的第一部古希腊戏剧译著。

    1933年,他看到学习英美文学的中国留学生为数众多,而古希腊文学领域是个冷门,于是他决定转赴希腊雅典,专攻古希腊文化,以填补祖国希腊文学研究之空白。是年,他登船横渡大西洋,来到他久已向往的欧洲文化发源地——希腊,入雅典美国古典学院。当时,他是学院唯一的一位中国留学生,也是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。

罗念生: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 - 江蘇羅會清—羅氏傳媒 - 豫章羅氏傳媒網

 

        从2014年倒算,他离开我们已经24个年头。但直到现在,人们读起古希腊文学的时候,一定还会记得关于他的一切:他呕心沥血六十载,翻译了一部部博大精深的古希腊文学作品,架起中国文化与希腊文化交流的桥梁。
  他,就是罗念生,一位从内江威远走出去的著名学者和翻译家,据其子称,他是第一个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,更是第一个将古希腊戏剧翻译成中文的中国人。
  罗念生先生译著和论文达1000多万字,翻译了古希腊悲剧之父——埃斯库罗斯完整传世的《乞援人》、《波斯人》等七部悲剧,以及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完整传世的全部作品——《埃阿斯》、《安提戈涅》、《俄狄浦斯王》等,直到去世前,他还在翻译《荷马史诗》。
  1987年12月,希腊雅典科学院授予罗念生“最高文学艺术奖”(至今获此奖者,国际上只有4人);希腊帕恩特奥斯政治和科学大学于1988年11月授予他“荣誉博士”称号(至今获此称号者,国际上只有5人);中国大百科全书将他的事迹写成专门条目,收入《戏剧》卷中。
  近日,罗念生先生长子罗锦鳞回家乡内江参加“大千论坛”讲座,在百忙之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,亲述了罗念生先生这一生的传奇经历——
  求学
  从旧时私塾到公立中学,从旧制清华到海外留学,罗念生的求学之路坎坷重重——
  罗念生原名罗懋德,1904年出生于威远县连界场庙坝。其父罗九成以教书为业,曾开馆办私塾,罗念生幼年便读私塾。当时大家评价他:“熟读古书,才思敏捷,记忆超群。”
  因为县里的公立中学停办等原因,1920年,罗念生便邀集一批知交,结伴赴成都求学,就读于成都华西中学。罗念生品学兼优,尤以数学才能出众,深得老师们喜爱,并望他将来专攻自然科学。
  罗念生没有辜负老师期望。1922年,他考入旧制清华学校,开始到北京专攻自然科学,成绩名列前茅。然而,罗念生并没有顺利走上“科学路”——
  当时,为了让罗念生继续求学深造,其父已经弃教经商,但生意破产,难以支付他每年近200元的学习费用。于是,罗念生只得改学文学,以习作和译稿挣得稿费维持生活和学业。
  那时,他与同窗卢木野合译了英国作家哈代的短篇小说,又与陈麟瑞合作翻译了德国作家施托姆的著作,经常刊登在天津的《国闻周报》上,从此开始了他的翻译生涯。
        1929年,罗念生经过公费考试赴美留学。可惜,困难并没有因此结束——
  当时,正逢美国发生经济危机,市场大萧条。为了坚持学习,罗念生不得不一边上课,一边到餐馆洗盘子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罗念生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,先后在俄亥俄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康乃尔大学攻读英美文学和希腊文学。
  1933年,他登船横渡大西洋,来到希腊,进入雅典美国古典学院,修读了雅典城志、古希腊建筑、古希腊雕刻、古希腊戏剧四门课程,成了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。
  在希腊留学的一年多的时间里,罗念生如饥似渴地吸收古希腊文化,完成课程之余,他到希腊各地去访古寻迹,观看戏剧演出,了解希腊民间的风土人情,丰富了理论知识和人生阅历,为后来翻译、治学奠定了基础。
  治学
  罗念生对古希腊文化产生兴趣,可以追溯到他在美国留学时期——
  “那时,父亲很担心回国难找工作,去美国留学的中国人太多了,他不得不重新思索人生方向。”罗锦鳞回忆说,在他父亲看来,古希腊文学领域是“冷门”,学成归来一方面可以解决工作问题,另一方面还可填补中国的希腊文学研究之空白。
  恰好在一堂欧洲文学史课堂上,教授詹姆森先生提及 “冷门”文学,对古希腊文学评价极高,加深了罗念生对古希腊哲学、文学的浓厚兴趣。
  之后,在朋友的鼓励下,他利用课余时间,翻译了欧里庇得斯的古希腊原文《伊菲格涅亚在陶罗人里》,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,这成为他的第一部古希腊戏剧译著。
  古希腊语是世界上难度仅次于印度梵文的一种语言。在古希腊语中,一个正规动词的变化就有四五百种。因此,学习古希腊语,只能靠死记硬背,没有语法,有时还要通过语句的头尾来判断是什么意思。
  罗锦鳞说:“现在的希腊人与古希腊语的关系不像中国人与文言文的关系,他们根本听不懂古希腊语,古希腊语大都是历史学家们在学。可以说,古希腊语比中国的甲骨文还难,直到现在,国内会古希腊语的人也屈指可数。”
  然而,古希腊很多文学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,以古希腊最伟大的作品《荷马史诗》(《伊利亚特》和《奥德赛》的统称)为例,它使用的语言就是古希腊语。
  内容深奥、典故繁多……这都是翻译和研究古希腊文学的困难之处。也因此,很多人都在困难面前退缩了。从事古希腊翻译,罗念生却默默坚持了六十多个年头。
  抗战时期,在四川乡下昏暗的油灯下,随时有飞机轰炸、到处躲警报、生活没有保障的日子里,甚至有时连一张必需的书桌都没有,罗念生却从未放弃对古希腊文学的研究,翻译了大批古希腊戏剧作品,出版了《希腊漫话》、《芙蓉城》等散文集,以及古希腊悲剧《特洛亚妇人》等翻译作品,向中国人民介绍古希腊文化,填补了我国古希腊文学研究的许多空白。
  “父亲去世前,心里想的还是翻译《荷马史诗》,”罗锦鳞说,“按说这部史诗他早应该翻译,但是他认为自己的知识还不够,还没有资格,因此他等了几十年,晚年才开始翻译。很遗憾的是,命运不给他时间了,在医院里他曾经跟医生讲,能不能让他再活一年?他别的要求没有,只要把这本书翻译完就可以了。”
  罗念生先生逝世后,世纪出版集团出版了他的《全集》十一卷。在他百年诞辰纪念时,他生前致力编纂的《古希腊汉语词典》终于面世。
  处世
  在罗锦鳞记忆里,父亲在大学执教时,虽然工资很低,可他总是尽力帮助别人:学生来信,他必回,每月花销不少邮费;学生有困难,他还要挤出钱接济他们,原本不富裕的家庭,过得更加拮据;学生有病,他拄着拐杖都要去探望……
  “老实、随和、有责任心、淡泊名利”,这就是罗念生留给后辈的印象。
  罗锦鳞说,父亲罗念生工作的时候,听不见别人敲门,就在窗户上贴张纸条:‘来访者请敲窗户’。有时,一些小孩在屋外吵得厉害,他就出门温柔地提醒,“小朋友不要吵,爷爷要工作。”小孩子边跑边叫着罗念生“书呆子,书呆子”,可他从不生气。
  生活上,罗念生很随和,不爱打牌,最爱到中山公园看花。对待工作他却严谨认真——
  “只要交给我父亲的事,那绝对可以放心。”罗锦鳞还记得,新中国成立以后,国家决定出版各个国家的词典,其中就有古希腊语。后来,这项任务辗转落到罗念生头上。
  “父亲当时没有任何资料,白手起家,建立的卡片有几十万张,卡片还是自己出的钱……”罗锦鳞说,“这种词典需求量不大,也没有几个人用,但这个语种,中国必须要有人懂,也必须要传下去。因为不卖钱,出版很困难,没有出版社愿意做……”
  有一天,胡乔木代表党中央来家里看望罗念生,问他有什么困难和要求。“父亲只说了一件事,‘周恩来总理要求编的古希腊汉语词典,到现在还没有出版社肯接’……” 罗锦鳞说,事实上,当时,他们家里很困难,可父亲只字不提,只关心他的古希腊汉语词典。胡乔木回去后,写了一封信,才基本解决出版问题。

  罗念生对名利淡泊,也让后人肃然起敬——
  罗锦鳞记得,有一段时间,罗念生的一个学生翻译了一本关于好莱坞黄金时代最著名的女演员——英格丽·褒曼的传记,译著特别畅销,译者赚了一大笔稿费,大大改善了家里的条件。那时,罗念生一家生活还在向“温饱水平”努力。
  罗锦鳞讲起了他与父亲之间的一段对话:
  “爸,您翻译这种书不是小菜一碟吗?为什么不翻译,多赚点钱,改善我们的生活呢?”
  “鳞鳞(罗锦鳞小名),你不懂,翻译英格丽·褒曼这样的书,中国有的是人,可是翻译我这些东西(古希腊文学作品),中国没有几个。你说,我翻译哪个?”父亲语重心长地说,“生活嘛,吃得饱,有衣服穿,就够了。”
  另一段对话,让罗锦鳞懂得了父亲研究古希腊文学的执着:
  “爸,您的XX同学当官了,要不您也跟领导说说,也去当当官,让我们沾沾光……”
  “不要那个,那是虚的。”父亲用四川话打断他,严肃地说,“名利都是虚的,书是实实在在的,可以世代相传的。”
  罗念生一生过得十分清贫,直到去世前,他的存折上只剩10块钱。
  念情
  “我父亲是从内江出来的,他能有这样的成就,离不开小时候家乡对他的培育。”罗锦鳞说,父亲直到去世,都没有忘记家乡人民的恩情——
    “1929年,父亲要去海外求学,可爷爷的生意失败了,家里穷,当时连界凡是有点钱的乡亲都给他捐钱,给他开欢送会……”罗锦鳞说,“父亲在世时常说‘是家乡的父老乡亲把我送出去的’,他时常感怀家乡人的恩情。”
  在罗念生临终前写《乡思》一文中,有这样一段话:“1929年,我在清华毕业,回家探亲。蒙亲资助,使我能赴海外留学。两位同乡人自南京接济我,使我能治装上船。对这些乡情我感激不尽。”
  罗锦鳞还谈到罗念生与希腊人民的情谊,罗念生说:“我的身体里流着希腊人的血!”
  这句话是有故事的。
  罗锦鳞回忆说,1987年12月,罗念生应邀到希腊接受“潘特奥斯大学荣誉博士”称号。当时,罗念生身体不太好,一下飞机,住了一晚旅馆,就突发肠梗阻住院了——
  “父亲的血型很稀有,当时动手术要输血,可是血库没有。希腊方面登报说,有一位中国教授生病需要输血,希望大家捐血,结果200多名希腊人报名献血,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血型,救了我父亲,也因此,父亲身体里流着希腊人的血……”罗锦鳞向记者讲述了这段不为人知的往事。
  后来,受到罗念生的影响,他的后人也与希腊结下了奇妙的缘分——
  罗念生长子罗锦鳞,除了是中央戏剧学院前副院长、著名教授、戏剧导演艺术家外,还有一个身份——希腊文化大使(2009年雅典州政府授予),曾29次穿梭于中国与希腊。如今,他正在为家乡内江与希腊展开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而“穿针引线”;
  “爷爷把古希腊文化带回中国,父亲把爷爷的书变成舞台戏剧,我要把中国文化传递给希腊。”罗念生的孙女罗彤如今定居希腊,继承了祖父辈的衣钵,成立了“INTERCHINA文化中心”,在希腊传播中国文化,让当地人知道除了“中国功夫”外,中国文化更是源远流长。
  因为罗念生在古希腊文学成就上所作的贡献,1987年12月,希腊雅典科学院决定授予罗念生“最高文学艺术奖”。
  “照我看来,没有任何一个外国的古典文学研究者曾像罗教授(罗念生)那样,把古希腊的文化介绍给如此广大的公众,并持续了如此长久的时间……”1988年2月12日,在希腊驻华使馆举行的最高文学艺术奖授奖仪式上,希腊大使迈戈洛科诺莫斯先生代表雅典科学院如此说道。
  罗念生在仪式上的答谢词中说:“我一生钻研希腊经典著作。每天早上,我展开希腊文学书卷,别的事全部置诸脑后,我感到这是我生平的最大幸福。”
  1990年4月10日,86岁的罗念因癌症病逝,留给后世大量古希腊文学译作,向中国人传递了西方文明源头的博大精深文化。
  当我们再读古希腊文学作品时,请不要忘记有这么一个人:他叫罗念生,从内江出发,远赴西方,钻研古希腊文化,向东方传递古希腊文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编辑:罗会清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