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章羅氏傳媒網

联谊宗亲 积累史记 弘扬家风 宣传罗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中国第一代女船长罗烈芳: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原型  

2017-06-22 09:39:57|  分类: 四维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新中国第一代女船长罗烈芳:
勇闯长江26年 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原型
新中国第一代女船长罗烈芳: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原型 - 江蘇羅會清—羅氏傳媒 - 豫章羅氏傳媒網
 罗烈芳
新中国第一代女船长罗烈芳: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原型 - 江蘇羅會清—羅氏傳媒 - 豫章羅氏傳媒網
  罗烈芳的女船员故事被拍成了电影。

  下午5时,广州市滨江路的一栋旧楼里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吃晚饭。晚饭简单得不能再简单:一碗白米饭,一碟菜心。尽管已经84岁,但罗烈芳没有请保姆,上市场买菜、做饭都靠她一个人。这位老人可不简单,她是新中国第一代女轮船驾驶员、女船长。

  1955年,她被授予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;1956年5月被授予全国先进生产者称号;1956年6月,她被全国总工会推荐为代表,参加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召开的世界女工大会;1979年,她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。

  60年前,有一部国产电影叫《乘风破浪》,讲述的是新中国第一批女轮船驾驶员的成长经历,就以罗烈芳为原型,这部电影激励了几代人。近日,这位全国劳模向记者讲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通讯员杨明伟

  虽年逾八旬,但罗烈芳说起话来语调铿锵。如今,只要有空,她就会步行到珠江边,看大船在江中穿梭。从1953年上船实习,到1979年调到广州远洋公司工作,罗烈芳在长江里摸爬滚打了26年。如今看着珠江上轮船游弋,罗烈芳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当年,“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开船出海到国外。”

  不顾家人反对立志做船员

  罗烈芳1933年出生于广东省丰顺县一个农村家庭。1945 年11月11日,广东省立潮汕高级商船职业学校在汕头成立,当时读完初中的罗烈芳想去报名,但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。

  父亲说,轮船上的生活不安定,到处漂泊,还不如读护士学校。祖父也跟她说,从来没听说女人当船员,风里来雨里去,且有生命危险。“我就是不信这个邪。”罗烈芳说,她喜欢海员身上那身白色的服装,觉得很洋气,很威风。

  当时,学校有100多名女生去报名,一共就4位姑娘考上了,她是其中之一。1953年,当罗烈芳从学校毕业后却得知一个消息,由于海上通道被封锁,所有学习航海的学生将会被安排到长江上开船。

  那是1953年3月的一天,大雨滂沱,罗烈芳和几位同学第一次来到武汉,棉衣被雨水打得湿透,看着江上零零散散的几艘小江轮,她们的心都凉了。到武汉才几个月,很多男同学都离开了。

  一位老船员告诉她,女船员驾驶轮船,过去是不可想象的,女性连轮船驾驶舱都不能进。1953年,正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第一年,很多城市的建设物资都靠轮船运输,长江航道的作用非常重要。罗烈芳决定放下包袱,在长江上开船。随后,罗烈芳和郑慧凤去了“江安”号,林幼华和杨梦月上了“江汉轮”。

新中国第一批女船员

  真正上了船,罗烈芳才发现做船员有多苦。实习驾驶先要从水手舵工做起,她和男船员一样在船靠码头时系缆、解缆、下锚、擦甲板、放跳板,除尘铲锈刷油漆,还要爬桅杆挂旗。 “那时,我们是真正的女汉子。”

  这些活既要有体力也要有胆量。有几次她在甲板上解缆,因为操作不得法,被钢丝绳割破了脚,鲜血直流,但她从来没有畏惧过。因为她经常代船员们写家信,大家都愿意把技术教给她。半年之后,她开始学习领航。长江中下游航道当时还很凶险,暗礁群处处都是,领航是一门技术活。她需要熟悉长江的暗标、浮标名称,每个浮标之间的距离,还要掌握舵向、风力和水流速度。

  一开始,罗烈芳看长江两岸的景色总是差不多,也不晓得船到了哪里,一到黑夜就更加模糊。于是她便刻苦研究从上海到武汉间的航道情况,找寻浅水滩和暗礁的位置,休息时她躺在床上背诵航道上灯塔和浮标的名字。

  1200多公里的长江下游航线,有300多个航标,背熟每个航标的名字都不容易。要能凭航标辨别方向,领船前进,就更困难了。她好不容易花了两个月时间才记住了航标的名字,但临到开船时,船长问她船开到了哪里,她又答不上来。罗烈芳这才意识到,光背是不行的,除了工作8小时外,她一有空就到驾驶室看老船员领航。“学了一年多领航,光记笔记就用了5本笔记簿”。

  由于罗烈芳的刻苦,不到两年时间,她就顺利通过了考试,提前取得了驾驶员证书。1955年1月19日,长江上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女轮船驾驶员。

  带领200人死里逃生

  “我是新中国第一批驾驶5000吨级轮船的女船员,当时我的工资都有100多元,一般工人的工资不过20元。”说起在长江跑船的经历,罗烈芳有些兴奋。

  罗烈芳说,自己开过的船满载排水量最大的有六七千吨,船长近30米,客货两用,“现在的科技水平发达,有卫星和全球定位系统指引,当时我们开船只能靠经验,靠浮标这些找出一条安全路线,很多时候都是死里逃生。”在罗烈芳的记忆中,自己不止一次遭遇死里逃生的经历。

  1958年一个夏天的下午,罗烈芳从武汉驾驶轮船,江面上突然起了一阵狂风,风力达到10级,暴雨随后也倾盆而下,整个江面灰蒙蒙的一片,船体剧烈颠簸。当时船上有200多名乘客,随着船身倾斜,餐具都跌落地面发出粉碎声,船上的人们也开始有些惊慌。

  “和电影中的场景差不多。”而当时船距离码头还有一定的距离。罗烈芳当机立断,一边减慢航速,一边指挥水手和舵工们调整船的航向,江水涌上甲板,罗烈芳的衣服都湿透了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行,船终于穿过了风暴区。这个过程中,船几次剧烈颠簸,险些倾覆。经过这些事情,以前那些曾经嘲笑过她的男船员也对她竖起大拇指,“他们说,罗烈芳比一般的男同志都还镇定。”

  经历被拍成电影

  1957年,一部以罗烈芳等4名潮汕姑娘为原型,讲述她们如何成长为新中国第一批女轮船驾驶员的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在全国放映。罗烈芳记得,当时“演员们还专门找到我了解我的成长经历,还跟我们上船体验生活”。

  由于常年在船上,罗烈芳很少和自己的儿子见面。1960年,当自己的孩子只有两个月大的时候,罗烈芳就重新回到轮船上工作。越是到节假日,罗烈芳越是繁忙,她接连有5年没在家里过春节。一年下来,和儿子见面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。

  “孩子从小都是保姆带大的,所以和我的关系不是很亲密,后来孩子大了,管起来也比较困难。很多时候我说一些话他都不听。”

  如今,罗烈芳有时会到广州的中小学去,给孩子们讲述她的青春岁月,鼓励他们好好学习。(来源: 广州日报)


 编辑:罗会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